踹了渣夫后,王爷抱我大腿求下嫁_第四章 摸老虎胡子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四章 摸老虎胡子 (第1/3页)

  万寿堂是叶轻悠母亲留给她的私房,由夏樱一直帮忙掌管。

  叶轻悠怕胡氏和尹文钊以为她装病,故意把自己冻得感冒才请人来。

  夏樱打扮成药童,进门就跪了叶轻悠床边。

  “您这到底出了什么事?奴婢在外都急疯了!”

  自从定下大婚之日,尹文钊就不许外人探望。

  叶轻悠把有人害她的事说了,“那个人身子瘦高,浅眉小眼,穿得是青色织锦缎……你查一查那天参加将军大婚的人都有谁。”

  “包括与胡氏走得近的人,重点要查。”

  她察觉胡氏不对劲儿,但也抓不到把柄证据。

  如今被尹文钊囚禁府中,她做事不似之前那么方便了。

  夏樱拳头都攥紧了,“奴婢一定找个机会,套上麻袋揍那老虏婆一顿!”

  夏樱哥俩儿是军队遗孀,自小舞刀弄枪。叶轻悠的母亲收留二人,哥哥做了镖局把头,妹妹陪叶轻悠长大。

  叶轻悠也没拦着她要打人,长话短说,“你把尹家贪财的消息传出去,就说尹文钊不仅害我昧下嫁妆,还惦记让熹郡主帮忙还债。”

  “另外洛宁王救我的消息,传得越远越好,最好满京城的人知道。”

  夏樱颇有顾虑,“是不是有些冒险了?那位祖宗冷漠无情,六亲不认,前段日子还当街杖毙了司库主事,只因耽搁了军粮输送,让西北兵饿了一天肚子……”

  洛宁王桀骜狠戾的名声毫不作假,甭管对上的人是谁,只要触了他的霉头一概当街打死,不多说一句废话。

  若知道叶轻悠利用他,还不把她揪出来剁碎?他可没有不杀女人的习惯。

  叶轻悠也不想去摸老虎几根胡子,满脸无奈,“我能有什么办法?若不是情急之下提了他,你现在见到的是座新坟了……你就变着法子夸他,夸他面冷心热护犊子,是尹文钊这犊子不争气!”

  夏樱点了头,“奴婢想个法子,一定会把话传到。”

  “叶家有什么动静儿么?”叶轻悠知道娘家靠不住,但谁心里能没一丝念想?

  她从落水到现在,叶家没有一个人来见,好歹姓这个“叶”字,真把她当报恩工具,彻底生死不顾了?

 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