踹了渣夫后,王爷抱我大腿求下嫁_第七章 浸猪笼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七章 浸猪笼 (第1/3页)

  “当然不是!”

  婆子忙把事情道:“洛宁王的人是问将军和那指使者有什么过节,但熹郡主却揪着来人不依不饶,撒泼大闹。她要洛宁王把那副将给砍了,还要殿下把丢了的差事还给将军,否则就要进宫去告状。”

  “那她真的进宫了?”叶轻悠诧异。

  “将军拦着不许她去,郡主便骂将军不识好歹。老夫人看到儿子挨骂阴阳怪气,熹郡主撒泼,到底是洛宁王把副将砍了头,事情才算罢了了。”

  这事儿说起来都了无生趣。

  叶轻悠蹙眉盘算了下,总觉得事情缺了点什么。

  好比尹文钊为何不许熹郡主出头?

  洛宁王那么桀骜霸道的一个人,被谣传得不堪入耳,竟只杀个副将就罢休了?

  她满心疑惑,却也得不到答案。

  而此时陈坚也问了同样的话,“您都被谣传的喜好男人了,就杀那一个副将拉倒了?”

  依眼前这位祖宗脾气,没血流成河实在奇怪啊?!

  宇文宴斜在长榻上,语气清幽,“女人本王就喜欢了么?”

  陈坚:“……”

  这么说好像也没毛病。

  的确没见这位对哪个小娘子有过好脸色。

  “熹郡主刚才又派人来见,说刚大婚您就把她男人给罢职,实在太没体面。小心她真的闹到陛下面前去。”陈坚提起熹郡主便头大如斗,更不懂这位祖宗怎么就相中了尹文钊。

  “她闹一次,本王就给尹文钊降一级,她闹三次,本王就让她守活寡。你把原话传过去。”宇文宴可不吃这一套。

  陈坚眼神一凝,合着六亲不认了?他也只能感叹尹文钊倒霉,偏偏惹到这位爷身上。

  宇文宴突然问起,“忠英伯为何不来给本王道谢?本王救了他闺女。”

  “那老头儿鬼得很,您和小娘子的谣言花边乱坠,他难道上门找挨打吗?”陈坚十分不屑。

  宇文宴很享受黄芽回甘,“小娘子也没来向本王道谢?”

  陈坚:“???”

  他刚刚是不是幻听了?

  殿下居然说起小娘子?

  宇文宴没再继续说话,只静静地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